IMG_6090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amJu Diary

練習寫日記

念舊


和一位來台灣留學的日本友人小涼聚餐,她開心的說著台北的大學生活,然後她問我,當初去日本留學時,覺得Culture shock或最驚訝的事情是什麼?


我想了想,想起以前日本語學校的老師也問過我同樣問題。我那時候說:「日本人真的好愛道歉喔,沒天從早到晚不知道要說幾次對不起耶,不會很累嗎?」


記得老師笑了笑,歪著頭說:「我們應該不覺得自己在道歉啦,すみません(sumimasen, 不好意思)只是我們的口癖(くちぐせ, kuchiguse, 口頭禪)。」


喔!原來不是我想的那樣!


後來慢慢懂了一些日本禮儀的眉眉角角,困惑的事情慢慢減少,學習日文也愉快了起來。


又想到一件事。


我剛進大學時,覺得日本同學的交友狀況好有趣喔!不管是實驗課、體育課還是中午吃飯,朋友圈圈總是很明顯的「純男生」或是「純女生」,非常少會看到男女生混在一起吃飯聊天,也不會看到情侶班對坐在一起。


於是有天,我和同學聊天的時候,隨口說了:「以前在台灣,班上都一對一對的,我們班是不是都沒有班對啊?大家都跟校外人士交往嗎?」


結果同學挑挑眉毛露出神秘的笑,指著這邊那邊說:「A君和S妹、B君和小優、C君和Mai、、、、」「他們從一年級進來沒多久就開始交往囉!」


我大驚!完全感覺不出來啊!!!沒看到他們上課坐一起,中午吃飯也都各自跟小團體用餐,根本看不出蛛絲馬跡。


我以為是我們學校比較保守,和小涼說我當初巨大的culture shock時,沒想到小涼說,現在也是這樣!(她才18歲,沒想到現在的日本年輕人作風還是一樣)


她反問我:「台灣情侶在公眾場合卿卿我我,不覺得害臊嗎?」


嗯?還好吧XDDD


「日本人普遍不喜歡造成別人不快的行為。」小涼解釋。


好啦!國情不同。只是這番談話,讓我想起自己曾經也是在一個全新的環境,充滿了未知和無知,跌跌撞撞,懞懞懂懂的試著成長。不知不覺中,性格中尖銳討厭的陵陵角角好像被磨得圓滑了,狹窄的視野好像也一點一滴的打開來。


前一陣子沈迷於西班牙劇「紙房子」,劇情緊湊之外,也不時會出現一些發人深思的哲理。記得有一集,教授邊燒著幼時回憶的照片,邊說:「 念舊是非常迷人的,因為我們往往只會記住過去的美好。」


讓我想到自己總是記得在日本光彩的一面,回憶似乎都會被過度美化。


像是最近在跟J看日本實境節目Terrace House,有時候出現一些成員的互動,我都會很受不了的跟J說:「你看你看!在日本生活就是要忍受這些!」好像被挑起一些昔日不愉快的回憶而很激動XDDD 但是異國生活就是這樣,有好有壞,看自己怎麼抉擇。


然而,我還是很感謝能夠擁有在日本生活那幾年的經驗。有開心當然也有辛苦的地方,種種的選擇成就了今天的我。


今天有位讀者傳了感謝的訊息給我,我看了真的非常感動!!! 前幾天我在誠品偶然看到一位男士,他是我大學時期在某家餐廳打工的主管。他對屬下非常的好,聽說他有去過日本唸書,然後有把那時候的經驗寫在無名。他的網誌對於那時候全心全意想要去日本唸書的我,有一種至高無上的魔力。我每天都一直重複看著他在日本打拼的足跡,記得他的留學生活很辛苦,每天要在便利商店打工,吃快要過期即將被丟棄的便當,上班上到天亮然後趕著去語言學校上課。他的文字燃燒了我心中的小宇宙,每天熱血沸騰,支持我渡過了很多低潮的時刻。當下很想過去謝謝他,但是不確定真的是他,而且剛下班一頭亂髮跟鬼一樣怕嚇到他,猶豫了一下,他就消失在人群中了。


當初想要開始寫這些東西,一方面是為了替日本生活留下紀念,一方面也希望自己可以擁有一些正面的影響力。小的時候總是有很多偉大的願景,但長這麼大還是沒有什麼太大的能力可以改變世界,只希望自己每天好好看診,精進自己的技術和溝通能力,照顧好身邊的人,帶給別人一點溫暖,如果行有餘力可以運用文字分享,傳遞一些信念和力量。


這是我持續寫文章的初衷,很高興今天收到了感動的Feedback,讓我又燃起了熊熊文青魂😆


提早祝福大家聖誕快樂,要期末考與國考的朋友們一切順利!

年末小回顧

年末小回顧

足跡

足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