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6090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amJu Diary

練習寫日記

女兒節

隨著時代的演進,日本的女醫學生越來越多,尤其是牙醫系。我們這屆的女生大概是三四成,到下五屆甚至班上一半都是女生。

不知道是日本的學校普遍都這樣,還是我們學校特別保守,班上的小團體總是男女壁壘分明,男生一群女生一群,讓我這個從小和班上男生一起打球稱兄道弟長大的台妹大開眼界。

近年來日本流行女子会(Jyoshikai, 女子會) ,就是只有女孩兒們的聚會,可能是餐會,可能是下午茶或是一起喝酒,大家聊聊八卦,罵罵男友,不著邊際的試圖表面交個心。剛開始去日本唸書時,滿身陽剛味,女子力極低,對於這種女子純度極高的聚會感到莫名恐懼。但是為了好好融入新生活,順便了解一下日本文化的奧妙,每次還是硬著頭皮參加。

久了居然有了固定的女子会成員,還是學生的時候我們不定時約個會,春假期間約好一起來台北旅行,後來畢業了大家各奔東西,仍然會擠出時間見面,一起抱怨豬頭上司,煩惱何時結婚,互相交換哪個老師和學妹不倫的辛辣八卦。

去年七月回東京,因為已經懷孕了,知道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可以這樣悠閒的享受東京時光,所以貪心的把所有想見的朋友都約一輪,尤其是女子会的成員們。

一個告別演唱會的氣勢,大家一見面就迅速熱絡的交換近況。畢業了幾年,我們已經從醫院最底層常常打雜總是被忽視的菜鳥,慢慢變成努力要獨當一面的潛力小醫生。過去還是學生的時候,每次總是聽到小女生們抱怨著,繁重的課業啃食了青春年華,沒時間聯誼認識不到高富帥,女孩為什麼要這麼累呢好想趕快嫁人當家庭主婦喔!那時候事業心甚強的我總是無法理解她們的思維,不懂事事需要依附男人的價值觀。

但是畢業了幾年,大家各自在不同領域廝殺,矯正、外科、植牙、牙周病科,每個小妮子講起工作,炯炯有神的眼睛在發光。尤其是S,當年和本校的棒球隊金童交往,每天打扮得像明星來上學,總是嚷嚷著為什麼要當牙醫好想馬上變主婦的S,現在不但換了男友也似乎換了顆腦袋。

S是個北海道皮膚科名醫的千金,外貌氣質出眾,待人有禮不傲嬌。以一個大學生來說,她全身上下的行頭是相當驚人,這樣亮麗的千金大小姐在保守古板的傳統牙醫系是很突兀的。通常像S這樣身家背景的女孩,會密集出現在「お嬢様学校」,就是有錢人家的小公主聚集的學校。小公主們在意的是今天眼妝美不美?最新一季的包什麼時候可以入手?聯誼的對象是不是名門大學開跑車?

牙醫系畢業後,S選擇到矯正科深造。矯正科和麻醉科(日本的牙醫師可以進行全身麻醉的治療)是女牙醫熱門的選項,因為收入相對的高,患者數量也穩定,以後就算結婚生子,每個禮拜只要兼幾診,收入就輕輕鬆鬆超越老公。但是熱門的科目也就非常競爭,訓練的過程也往往是非常嚴格的。S說,進入矯正科第一年,他沒有一天是12點以前回家,付了高價的房租卻每天只是在那匆匆洗澡小憩,作息極不正常生理期一個月來好幾次,皮膚差到每天對著鏡子哭。

BUT! S的月薪卻讓我們驚呼,在同期裡過著算是相當優渥的生活。雖然說她的生活本來就衣食無虞甚至極致優渥,但她現在都是自己養自己。「終於可以盡點孝道,暑假要帶爸媽去巴黎玩!」S開心的說。

我們笑著回憶大學時代的S是多麼不唸書,總是氣嘟嘟的抱怨課業的繁重,心心念念趕快嫁做人婦在家當貴婦。

她笑著說:「從小媽媽就對我很嚴格,要求我一定要考到一個可以維生的執照。雖然爸爸總是說,女孩子長得漂漂亮亮過得開心就好,但是媽媽從來沒有退讓過。」

「有一次大考失利被媽媽罵,我就開始大哭,抱怨媽媽太嚴厲。記得媽媽非常冷靜嚴肅的跟我說:『我不希望你長大以後跟我一樣。我也是很好的大學畢業,嫁給你爸爸之前在不錯的商社上班,薪水很好。但你爸爸要求我要專心顧家,於是我結婚前就辭職,這20幾年來為家庭全心全意的付出。但是有時候,對你們的教育方式或是對家裡有什麼意見,你爸爸就會說:區區一個主婦懂什麼?你又沒有在外面賺錢哪會知道我的辛苦?我希望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轍,以後不管幾歲有沒有結婚,你都要當個可以獨立養得起自己的人。』」

今天是日本的女兒節,家中有女兒的家庭會為了祈求女兒的健康而慶祝。最近家中多了一個兒子,對於自己變成媽媽的身分還是又驚又喜的。每天沈浸在尿布奶娃的世界,蓬頭垢面時看著抱在懷中的小嬰兒,想到從今以後的人生我要引著他認識這個世界,突然覺得自己的一舉一動每個決定都和這個小娃兒牽連著。

身教是一切家庭教育的基礎,如果未來有一天,兒子因為想起我的某句話或某個舉動而做了一個不錯的決定,那可能我是一個不錯的媽媽。(想很遠XD)(媽媽開始多愁善感)

我的奇幻生產之旅

我的奇幻生產之旅

滿月記錄

滿月記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