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6090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amJu Diary

練習寫日記

足跡

足跡

下午認識了一位日本友人,是我在東京的好朋友的好朋友(好饒舌)。好友說她的好朋友嫁到臺北,在台北沒什麼認識的人,於是介紹我們認識。

今天第一次見面就聊了許多,聊著聊著想起我剛到東京的心情,那個秋高氣爽的2007年9月。問她習慣台北的生活嗎?問她師大的中文課如何?不知不覺就講起了自己開始留學生活那時的窘境。

很多人都以為我是日文已經很好了,才去日本考大學的。事實上我在留學前是有學一些日文,但是就是很低的等級,勉勉強強考過日檢三級,就以為自己很厲害,昂首闊步的拖著行李箱邁向東京。結果日本語學校的入學分級考試,考的超爛,只能去幼幼班那種等級吧!代辦看我這樣不知道要在語言學校廝混幾年才考得上大學,所以問我要不要硬擠進高級班拼拼看。於是我拜託學校讓我在高級班試試看,如果真的跟不上,我馬上降轉低階班。

我這個人就是愛面子,回去念幼幼班這種丟臉的事情我怎麼可能讓他發生XD 於是我開始狂念日文的生活,早上早起看一個小時的新聞,通勤的路上狂聽日文的Podcast ,在學校上課認真聽課做筆記,課到中午就結束了,韓妞同學們都去觀光或排隊吃名店,我繼續留在學校小小的教室裡上升學班的物理化學生物小論文課。記得文組的我一開始都沒辦法理解那些內容,沒辦法轉換成理科的腦,有時候上課聽一聽悲從中來,覺得我怎麼這麼笨,超想哭。老師看到我一臉塞面,以為我是聽不懂日文,還為了我放慢速度重講一次。我超級討厭這種感覺,懷疑自己智商超低,憑什麼說大話要一年內考上大學?於是拼一口氣一鼓腦兒的猛唸,死背活背就是要把每天學到的東西都記起來。這樣緊繃的生活過了一年,結果居然考上了理想的學校。

考上一片歡欣鼓舞,但一開學馬上又掉入另一個絕望的深淵XD 因為大家講話都好快,好難搭上話,我是要怎麼交朋友?老師來自日本各地好多種腔調,跟在日本語學校完全不一樣,好多課我都因為聽不懂老師在講什麼而昏睡>< 開學沒多久,已覺得自己交不到朋友畢不了業。憂鬱焦慮的日子歷歷在目。

在日本的生活常常是充滿挫折的,但我卻深深的愛著那段痛苦又快樂的時光。

與其說我喜歡日本,不如說我喜歡在日本時那個為夢想勇往直前全力以赴的自己。

仔細想想,在去日本留學之前,我的人生還滿順利的,成績尚可朋友一堆,有愛我的家人和男友。從來沒想到有一天,我要去煩惱怎樣才可以融入一個新的群體,要去擔心下禮拜的考試會被死當,要花五百倍的心力維持遠距離戀情。也從來沒有想過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在日本,會那樣緊張到每天想吐,極度忙碌又求好心切的希望我乾脆就住在醫院裡,私生活我寧可放棄。

或許是因為那些累積成山的慘痛,漸漸地我變成了一個柔軟又堅毅的人。可以同感更多別人的不幸,可以為了一些堅持而勇敢。

就在這個認識新朋友的午後,我想起了好多好多又糗又蠢的往事。那時的我,可能沒有想過有一天,自己可以這樣雲淡風輕笑著說起那些曾經討厭死了的每個當下吧。

朋友睜大眼睛聽著我的故事,如果這些可以讓她減輕一些對新生活的不安,那我會非常開心。想起剛到日本新交的朋友,入學典禮時邀我一起同桌吃午餐的同學,剛進醫院就把我帶上帶下的前輩,心中總是會有一股暖流。曾經我也是那麼的無助,現在如果我可以成為誰旋渦中可以抓住的漂流木,那麼20代的所有經歷就是那麼的充滿意義。

「痛苦會過去,美會留下。」回家的路上腦中浮現這句話。

或許每個足跡,不管踏的美還是摔了個跤,都是一樣重要的。可以穩穩的走,很好。如果不小心繞了個遠路,有天回頭看,會發現因此看到了更多美麗的風景:)

念舊

100天

100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