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6090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amJu Diary

練習寫日記

【寂寥】

【寂寥】

今天有位初次見面的男性患者,60幾歲。即使是第一次見面,講些在我聽起來有些輕佻的玩笑話。有些阿北喜歡講些自認無傷大雅以為可以拉近距離的話,通常我就是冷處理。


禮貌性的問候和閒聊完,進入治療前,例行性的請患者簽一份同意書。阿北眼睛不太好,於是有要勾選的地方,我唸出來請他選。


『請問您有家人罹患一些比較嚴重的疾病嗎? 像是糖尿病、癌症、心血管疾病........』


『有喔!我爸爸心肌梗塞發作,死在家裡。我弟弟也是,死在家裡。家裡本來有四個人,現在,現在,只剩下我一個人了。』


阿北臉上的笑容不見了。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寂寞。


『過年前,我脖子突然腫了好大一塊,又發燒又牙齒好痛不能吃東西 ,趕快去台大急診,然後他們給我緊急開刀。』阿北比手畫腳的講著,有點激動。


『開完刀,推出來,我脖子上掛著好大一袋東西。推進病房,我隔壁的病人看起來都好嚴重,跟他們聊天,全部都是癌症末期。我聽了好恐怖,很害怕啊!想說醫生是不是騙我,我這到底是怎麼了?』


『然後我就去附近的店,說我要買農藥。我就是打定主意要買到農藥。』


『店裡的人大概看我脖子掛好大一包,急急忙忙跟我說:台北沒人在種田啦!我們沒有賣你在台北也絕對買不到農藥啦!』


『我沒辦法,鼻子摸摸,回醫院。』


『醫生問我剛剛去哪了,我說我去透透氣,我心情不好。我如果真的癌症末期,誰來照顧我啊。乾脆死了算了,大家都輕鬆。』


聽著他叨叨唸唸人生的不公平,我一時不知道要怎麼回話,只是靜靜的聽。


想講多久就講多久吧。家裡空空蕩蕩的很寂寞吧。


靜靜的聽,安慰的話語顯得多餘。


人都是被需要的,當需要你的人都離開了,該怎麼走下去呢?

我的生存法則①③ 給初出茅廬的自己

我的生存法則①③ 給初出茅廬的自己

遲來的祝福

遲來的祝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