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6090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amJu Diary

練習寫日記

關於母職

前些日子千里迢迢的去了日本福島,拜訪好友A一家。

我和A是大學非常要好的朋友,我們和男友的交往紀念日是同一天,在同一年結婚,我生完寶寶沒多久他也懷孕了,去年底生了一隻壯壯男寶寶。以前我們在學校每天坐旁邊,上課她睡覺我就幫忙抄筆記,我實習課東西交不出來他就快手幫我解決。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飯,晚餐去便當店苦惱今天要不要加100塊買杯豚汁,晚上再一起去自習室奮戰到學校關門。

這樣每天膩在一起無話不談的我們,畢業後各奔東西,看著IG上彼此的近況,過年過節用Line互相問候。看到你安好,我也放心了,這樣的遠端默契相處模式。

兩年不見了吧!又跳又叫的在福島車站出口小跑步來個大擁抱,好像又回到了學生時期那樣逍遙自在的我們。

到A家抱了寶寶,和先生寒暄一下,A馬上說:「Julia時間有限,我們趕快去吃中餐吧!」

拋下老公兒子,A開出一台白帥帥的賓士,眼神示意我趕快上車。我讚嘆了一下美人搭帥車,實在是太符合A的時尚風格了!不料,卻引爆A深層的巨大怨念......

「鄉下地方不像東京,不過是開個進口車,就被街坊鄰居碎嘴到不行欸。」

「日本真的很落後耶,我每天累得半死,又要工作又要照顧寶寶,週末不過給把寶寶給老公顧幾個小時,我去做個指甲,全天下的人都會跟我說:你老公好溫柔好顧家喔,你好好命喔!有沒有搞錯啊!小孩又不是我一個人的!!!」

「寶寶最近開始吃副食品了,我沒有辦法三餐每餐現煮,傳出去居然被閒話欸,說什麼我小孩很可憐。」

我聽得拳頭都硬了,整個被激怒XD 心中累積的負能量大爆炸,一整個卯起來和A互相大吐一番苦水。

A語重心長的說:「每次從遙遠的這方看著你的IG,都覺得你的生活好快樂,你什麼事都處理的好好,都會想說,你究竟會不會有什麼煩惱呢?聽到你講出這麼多腹黑的話,我就安心了🤣」 

想到最近讀到一段話很有感觸:「假如一個人只是希望幸福,這很容易達到。然而我們總是希望比別人幸福,這就是困難所在。因為我們總把別人想得過於幸福。」

這段話出自於「上流兒童」這本書的首頁,看完這本書之後感到強大的後座力,重新思考了我和兒子的關係和定位。

我在生完孩子後,工作休息了六個月,和寶寶24小時親密的相處。那六個月,是人生非常特別的體驗。

像是社會學的田野調查,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前所未有普世價值的衝擊。

常常推著兒子散步,很多不認識的路人會前來搭話。通常是問:「你自己帶喔?」我說是,他們就會繼續自顧自的聊起來:

「對啦、小孩還是自己帶最好。」

「褓母都會虐待餒,小孩可憐啦。」

「去上班不比在家帶小孩啦,小孩會不親喔。」

「錢再賺就好啦,小孩的成長只有一次。」

是的,小孩的成長的確只有一次,但是媽媽的人生也一樣只有一次。

這個社會是多麼的鼓勵母親為孩子犧牲。有時只是在做夢想想未來事業的發展,下意識都會自我懷疑一下,喔我這樣是不是沒有善盡為人母的責任?

A又無力又難過的跟我說,以前我們做什麼事都是全力投球,現在同時身為妻子、媽媽、牙醫師,好像每個只能使出三成功力,我常常都覺得對家人和同事患者很抱歉。

我真的非常能理解。感同身受的淚眼汪汪。

這張照片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瞬間。兒子剛會站但還不會自己走的時候,有一次我們一起去到這片大草原。很怕他受傷,我和先生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。看著寶寶在草地上滾的開心、我和先生沈浸在美好的氣溫和海風中,視線離開了寶寶自顧自的聊天不到一分鐘吧,寶寶自己瞬間移動爬到了好遠的地方,還自行站了起來!

我看到這一幕真的很感動。孩子永遠比我們想像中的更強壯,他已經不是整天蜷曲在我懷裡的嬰兒了,我們沒有辦法掌控他,現在不行,未來更是無法。

這個畫面讓我想到紀伯倫的「論孩子」:

//

你的孩子不是你的,他們是「生命」的子女,是生命自身的渴望。他們經你而生,但非出自於你,他們雖然和你在一起,卻不屬於你。

你可以給他們愛,但別把你的思想也給他們,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;你的房子可以供他們安身,但無法讓他們的靈魂安住,因為他們的靈魂住在明日之屋,那裡你去不了,哪怕是在夢中;你可以勉強自己變得像他們,但不要想讓他們變得像你,因為生命不會倒退,也不會駐足於昨日。

你好比一把弓,孩子是從你身上射出的生命之箭。弓箭手看見無窮路徑上的箭靶,於是祂大力拉彎你這把弓,希望祂的箭能射得又快又遠。

//

隨著兒子越長越大,我對母職的思考也越有變化。活出自我,是非常重要卻也困難的事情。尤其身為一位媽媽,很難不受普世價值所影響。要怎麼和孩子一起成長,是我一輩子的課題:)

public.jpeg

腦底的日文

媽媽陪看牙

媽媽陪看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