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6090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amJu Diary

練習寫日記

媽媽陪看牙

媽媽陪看牙

在診間,我們每天和各式各樣的患者相遇。絕大多數,患者是隻身前來的,非常少數,是媽媽陪同看診的。


媽媽陪來的,一部分是小朋友患者,另一部分,是臨床上比較困難的狀況。


有天早診,都已經快接近中午休息時間了,一位媽媽帶著她的女兒匆匆進來。


『不好意思,上次約的時間臨時有事忘記來了,今天還可以看嗎?』媽媽滿臉抱歉。


女兒是一位長相端正的成年女性,靜靜地,不說話。這個年紀會有媽媽陪同看診,我下意識地翻了一下病歷。


『十年前自殺未遂,搶救後失智』斗大的字體映入眼簾,震驚了我的心。


其他林林總總條列了好多後遺症,並記載了一些這十年來的病況行為,沒看幾頁就覺得很難過,不忍再細讀,趕快把病歷闔上。


患者其實算是配合度相當高,但是偶爾還是有害怕機械聲音、稍有痠痛就會揮舞雙手、躺膩了想要坐起來漱口等等細小動作。


每當患者一發出聲音,或是一有抗拒的動作,她的媽媽馬上會用嚴厲的語調責罵女兒,並用非常抱歉的語氣和我道歉。


身為一個媽媽,處在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很揪心的。


這十年來,這位媽媽應該過得很辛苦吧!女兒又何嘗不是呢?


快樂這麼的難。


常常聽到世人用高標準要求醫護人員要有同理心。究竟,醫護人員的同理心是與生俱來就要比別人濃厚嗎?


我的學校注重問診和進退應對,從低年級就開始導入教學。記得大學的時候,我們有一堂課叫做「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学」(溝通學),每個人都要輪流扮演病患和醫生,每堂課就是模擬不同的狀況,練習問診,結束後同學老師會給你反饋。


有一次,我配對到的假病人,有著一長長長串的病史,邊講還邊抱怨著吃藥很痛苦、常常要跑醫院很麻煩。我邊聽邊點頭,最後講了一句:『それは大変ですね!』


當時的我覺得:齁齁齁我好會回喔,表達同理,於情於理符合醫療溝通學的基本原則,顆顆滿分!不知不覺嘴角上揚😏


結果事後我被砲轟得體無完膚XDDD 


『邊講邊笑感覺很不誠懇』

『患者看起來很苦惱,但劉先生感覺完全沒有體諒患者的心』

『沒有心的話不如不要講』


我以為只是在演戲啊,怎麼大家這麼認真啊XD


但是必須要說,在正式領牌出道(?)穿醫師袍之前,我也不過是個涉世未深的屁孩。要說什麼視病猶親、體諒家屬、同理患者,對我來說像是臉貼在冰淇淋櫃前眼睛閃閃發亮的小孩,遙望著七彩繽紛的美好流口水。


當我因為挫折而懂得彎腰,因為蹲下而跳得更高。體會身體的痛苦連帶心裡的鬱悶,無奈有些事情是努力也沒有辦法改變。


我們都只是誰和誰生命中的過客。醫學有其極限,醫生也只是血肉之軀的平凡人。只是,我們可以在短暫的相遇中,用自己的力量,多加那麼一點點的溫度。


/


後記:


最近這幾個禮拜真是忙累到一個極限。好久好久沒有紀錄一下啾醫師的所見所聞了。即使育兒和工作把所有時間塞滿,事情總是做不完,還是非常享受看診的時光。前幾天日本牙醫師國考放榜,看著臉書上學弟妹們欣喜萬分的報告文,遙想當年也是對一切充滿期待,也因此開始在這邊寫些字。


五年過去了,心態又有什麼變化呢?


不知不覺翻起了以前的文章回味😂

https://iamju.me/home?category=小牙醫故事








我的生存法則①③ 給初出茅廬的自己

我的生存法則①③ 給初出茅廬的自己